《风暴英雄》英雄档案:霍格

发布日期:2020-12-03

特约作者:佛罗伦娜

相信霍格要加入时空枢纽的消息发布,大家第一反应都是笑出来的。不过这简单的笑容里,融合了太多的感情,今天我们不谈历史,就说说和这位豺狼人之王有关的故事。

起初,霍格的传奇是从人类的地界传出来的,处于懵懂状态的冒险者刚刚步入艾泽拉斯,做起村民与治安官给予的任务或许不会游刃有余,但也够勉强胜任。于暴风城附近升级的冒险者们,在经历过简单任务的洗礼,刚刚燃起一丝信心的时候,会面临他们“人生”路上的第一个坎。那是钉在布告板上的通缉令,希望能有一位勇士帮忙消灭盘踞于西泉要塞南部的豺狼人,以及他们的首领“霍格”。

如今的我们可以轻松查到,豺狼人是一种形似鬣狗的直立人型生物,他们群居且富有攻击性,拥有基础的语言能力,能够以低等通用语沟通。他们会以武力的高低为标准,遴选出一个部族的领袖。作为一种特殊的物种,达拉然的老巫师显然对他们有着浓厚的兴趣。

奇特的种族。当年我路过赤脊山时,凭借一段简单的咒语,就博得了当地豺狼人氏族首领的好感。而那段咒语,就连达拉然魔法学校的小孩都会念诵。整整一天,这位首领将我视为他最好的朋友;直到咒语失效,他才气急败坏地派了猎手来追杀我。总之,豺狼人将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到元素萨满教义上,这点值得我们长期关注。

——《老巫师的年鉴》

(诺森德-达拉然 [56.7, 45.5],紫罗兰之门内,大法师塞琳德拉左手方向的书架前地上)

老巫师或许能够清楚了解这种生物的脾性,但对于初出茅庐对什么都很新奇的新手们来说,霍格只是一只模体型硕大、造型有些特殊的“奇怪”豺狼人罢了,轻敌的悲剧也就因此发生。按照精英怪物的实际等级比肉眼可见的等级要高的规则,精英“霍格”成了大多数习惯了独立行动的玩家的噩梦。

或许是霍格的强大太刻骨铭心,在游戏初期给玩家制造麻烦的怪物中,独独他最受暴雪的青睐。几次大版本更新让玩家的脚步渐渐远离了东部王国,却从没有抛下过霍格。十字军演武场上,银色神官帕尔崔丝选择召唤“往日的回忆”来锻炼参赛的玩家,这份“回忆”包含了从古神到巨龙的可能,而霍格的身影也赫然在列。到了大地的裂变时代,死亡之翼的身影掠过艾泽拉斯,给这片土地烙下了永久的创痕,暴风城在这样的时刻终于还有些令人振奋的消息——滋扰艾尔文森林多年的噩梦终于伏法,霍格的手下四散,典狱官塞尔沃特用他的一只眼睛的代价换来了将霍格投入暴风城监狱的“结局”。然而,在暴风城监狱中,霍格打破了枷锁,再次成为“暴风城监狱一霸”。

要说霍格的名气只限于参战的勇士,那全艾泽拉斯巡回的暗月马戏团一定会纠正你的看法,他们甚至设计了一种殴打豺狼人人偶的游戏,并将霍格作为稀有的加分项来计分。(这也是霍格最痛恨的娱乐项目——来自于《炉石传说》三费武器“敲狼锤”)

很快霍格就不甘心仅在一个暴雪宇宙里吓唬新人,并把他的“工作重点”放到了《炉石传说》中。他在游戏的初始教程里闪亮登场,摇身一变成为了炉石新人的第一个门槛。霍格也“积极参与”了竞技玩家的生活,在2016年3月的排名赛季中如果达到20级,就能获得画着他身形的卡背作为奖励。而在《上古之神的低语》版本中,冠上了“艾尔文灾星”名号的霍格甚至能让上古之神克苏恩睡不好,在酒馆的牌桌上,他甚至是能够单防死亡之翼的存在。

人们对霍格的情感也渐渐蔓延到了现实中来,在PC world的“电子游戏史上最令人深恶痛绝的怪物”投票中,霍格与包含他在内的47名“参赛选手”一同角逐,获得了24名的“好成绩”。09年暴雪嘉年华现场,人们组队开荒荣升80级的特殊霍格,并以灭团告终。就连《魔兽世界》的电影上映,也不忘为他做上一张海报,吸引那些当年陨于其刀下玩家的注意。

仿佛嫌这些都还容易忘怀似的,在构建《魔兽世界》的统计/成就系统时,“被霍格杀死”被当成了一项值得记录的专项数据。聚沙成塔,2015年3月2日,《魔兽世界》官推发布了一张游戏截图,上面的霍格一如往日张牙舞爪,脚边散落着疑似迪菲亚兄弟会首领的尸体和一些肢体碎块,屏幕中间赫然跳出一个很少有人完成的成就:“250000荣誉击杀”。这一天距离《魔兽世界》正式上线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近11年的时间。这11年间网络的飞速发展让“游戏攻略”变得极易查询,但即便这样,霍格依旧能够击败那些熟悉操作的玩家,这也不失为一种强大。

而早在2013年,《风暴英雄》这款游戏还处在开发阶段的时候,时任高级艺术总监的Samwise Didier就提到过,希望把霍格做到游戏中。而《风暴英雄》至今已经过去了6年的时间,从死亡之翼到英普瑞斯,克尔苏加德到马维,那些曾经藏于谣言和玩家呼声里的英雄一位位都已从阴影中现身,而“艾尔文森林的灾星”霍格,也终于真正踏入了时空枢纽。

冒险者们中流传了无数关于霍格的传说,尽管这些传言夸张到了搞笑的程度,但某种程度上也让人在笑尽之余认可了他的实力。

最后,借用炉石卡牌里的描述,霍格可是超级厉害的。如果你杀了他,只是因为他让你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