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英雄》英雄档案:怀特迈恩

发布日期:2018-08-09

 

特约作者:佛罗伦娜

虚中有实的南海镇

希尔斯布莱德承载着许多人的记忆,以至于在洛丹伦的疆土上,它的知名度与首都幽暗城所在的提瑞斯法林地旗鼓相当。这里是许多知名人士的故乡,如果玩家在《魔兽世界》中进入旧希尔斯布莱德的副本,在救完萨尔,送他和特蕾莎相见后绕到南海镇去看一看,一定会见到许多老熟人。

实际上,旧希尔斯布莱德的南海镇似乎也受到了永恒龙的干扰,以至于呈现给玩家的,是一条错误的时间线。如果以塔雷莎私自放行萨尔的那一年作为时间的坐标原点,那么在这个时间错乱的南海镇,住着原应被流放的弗丁,有着早该北去的克尔苏加德,而萨莉·怀特迈恩也是被错乱的一员,那一年本应已亭亭玉立的她在这条时间线上尚且是个小女孩,也拥有着真正的她所不具备的完美童年。

如果你运气好,在刚刚走入南海镇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她,但一般来说这样直接撞见的概率还比较低,因为这时的怀特迈恩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正不安分地在城镇里跑来跑去,和她的两位同伴一起玩戳青蛙的游戏。

旧希尔斯布莱德的怀特迈恩就如同她游戏中的模型一样稚嫩,不过我们已经可以从这时的她看出些“未来”的影子。还只是戳青蛙的年纪,怀特迈恩就已经会喊出她那句流传甚广的名言:“复活吧,我的勇士!”而她所呼唤的对象,则是玩家们长年以来将他们戏称为“狗男女”组合中的雷诺·莫格莱尼。以“为你而战,我的女士!”为回应,这一唱一和的默契直到成年也不曾磨灭。而一旁的吉米·韦沙斯长大也获取了和他现在老实模样相当的职业——在血色墓地中担任书记员。

如果把镜头拉远一些,我们能发现在这个南海镇里,还藏了不少尚且青涩却日后为人熟知的脸,在正常的时间线上,他们在天灾入侵前后陆续离开了南海镇,却又互相纠葛着牵挂着,把故事往更复杂的方向推去。而在时间线错乱的旧希尔斯布莱德,这些人却依旧汇聚在这里。在旷地玩耍的怀特迈恩与同伴,在旅店一楼净化灰烬使者的几位几乎都在日后抵抗亡灵的军事行动中发挥了中坚力量(事实上这里的时间线也是错的,净化出灰烬使者的主体是天灾入侵期间的事)。尽管他们当时都隶属于白银之手,但其中的大多数现今却是可查的血色十字军高层成员。

由此可见,在真正的天灾入侵时期,南海镇出身的人们身上到底发生了多少悲痛欲绝的故事,才迫使他们陆续加入血色十字军,抵抗亡灵的侵蚀,并催生出一个向过激渐行渐远的军事组织。身处我们所在的时间线的莎莉·怀特迈恩也和他们一样,被命运的巨浪席卷过人生,她真正的童年没能在南海镇玩着快乐的过家家,而是被迫亲手杀死感染瘟疫的双亲和弟妹,她眼前的一切早已预示她未来的安身立命之所,那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色之路。

“血色十字军绝非等闲之辈!”

成年后的怀特迈恩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已经是《灰烬使者》里成年的她了。和雷诺·莫格莱尼杀害自己父亲才换来的指挥官不同,怀特迈恩凭着自身能力就任了血色十字军大检察官。此时的她和希尔斯布莱德的小女孩已经是天差地别,在复仇和愤怒的驱使下,怀特迈恩敛起了所有的稚嫩和温柔,她变得更像一个首领,甚至能在短时间内迅速集结起一支精悍的队伍,向需要她的地方进发。

而这一次,雷诺指派她前往壁炉谷,支援被僵尸围城的驻扎部队。尽管有血色十字军的一派高等将领坐阵,壁炉谷的外围防事仍旧无法抵御潮水一般的亡灵天灾。每当有一个亡灵倒下去,另外两个就会涌上来,阿比迪斯将军终不敌尸骨之潮,由兵卒所刺最终重伤不治。而被恐惧魔王巴纳扎尔附身的达索汉也在此时以敌方内应甚至是统帅的身份,在壁炉谷内大肆屠杀抵抗着的将士们。眼看壁炉谷即将失守,怀特迈恩的及时赶到使得战局得到了迅速扭转,她一出场便召唤圣光的力量,仅一击便将敌人从被破的城墙处尽数杀绝。

尽管从女孩到少女期间的成长没能被人目睹,但怀特迈恩在壁炉谷的表现也向人强有力地展示了,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她是如何磨炼自己的。

或许是被十几年如一日的修行和气氛感染,亦或者是被愤怒蒙蔽了双眼,随着时间的推移,怀特迈恩和她麾下的血色十字军成员们变得愈发偏激和极端,甚至到了很难相信组织以外的人的地步。她的狂热最终波及到了无辜,连有着自主意志的被遗忘者都不放过,以至于那些曾怀着荣耀、忠诚和自豪的心情加入血色十字军的人,也逐渐意识到这个群体的疯狂。据逃出的人所说,血色十字军认为除了那些穿着十字军制服的人之外的所有人都已经感染了瘟疫,而任何被怀疑感染上瘟疫的无辜者都要遭到他们无情的拷打。

难以忍受这份狂热的十字军逃兵联手深受其扰的被遗忘者们,集结各路人马悬赏她的人头,可怀特迈恩拥有的不仅是虔诚的精神,她的狂热和她的天赋令她永生不死,只要有她在,血色十字军就不怕任何的战损,只需祈祷便能将万千将士复活,再度以活人的身躯战斗在对抗天灾和被遗忘者的第一线。清算过数不胜数亡灵的她,断然不惧区区活人。她用信仰与实力蔑视着异教徒,并将企图进攻血色修道院的人逐个击退。尽管已经有诸多组织向如今的血色十字军发难,但都未对它造成实质性的损失。

直到一个悲剧人物的出现。

光与影

坚定的信念一直是神职人员乃至整个血色十字军的精神后盾,而修行的道路上永远都不缺路障。我们把它称作磨炼也好,考验也好,只是有的时候,出现的是走火入魔的反噬。一心消灭所有亡灵的“血色信仰“过于光明伟岸和不近人情了,以至于圣光狂徒们不能容忍他们队伍中出现一丝一毫的瑕疵,哪怕至亲也不例外。

莉莉安·沃斯就是这样高压政策下催生出的悲剧人物,她的父亲是血色十字军的高阶祭司本尼迪塔斯·沃斯。从小浸润在教义中长大的她与亡灵生物不共戴天,直到她自身成为了被遗忘者才开始逐渐理解这个群体。自己成为了曾经最厌恶的人无疑是可悲的,更让她寒心的是,当她像正常女孩一样怀着一丝希望去找父亲期望得到救赎,却发现父亲严格执行血色十字军守则想要处死自己。她悲愤地割开了父亲的喉咙,并在他人的引导下将这一切悲剧的源头归结于血色十字军的领导层。

在莉莉安的复仇名单上,莎莉·怀特迈恩的名字首当其冲。由于她强大的复活能力,血色修道院的兵力在数次战斗后也并未折损太多。在前任血色首领死后,怀特迈恩更是一手掌握了剩余的兵力,她所领导的力量在血色修道院盘踞一方,唯有将她彻底杀死,才能阻止小喽啰的死灰复燃,才是攻破血色十字军防线的真正标志。

恰好十字军的兵器库里就有这样的两把长剑,能将“自己人”钉入泥土中,教她无法再次施展她强大的能力,也无法再投入到战斗中。当莉莉安·沃斯取得了圣化长剑,她便立即按照计划彻底杀死了怀特迈恩。这位在击杀亡灵生物的道路上叱咤一生的血色十字军大检察官,生命终在她自己麾下教养出的儿女手中戛然而止。

圣光无疑对怀特迈恩是青睐又加的,不然她怎么能够将它的力量施展得如此炉火纯青?可正如武器本身没有感情和对错,变得狂热而暴戾的怀特迈恩曾手持圣光之力,是清扫亡灵天灾的优秀战士,如今却是困扰北洛丹伦的存在。或许,只有让她安息才能给予这片土地真正的宁静。

身后事

有些难得的是,我们的故事并没有因为主角离世而停止。怀特迈恩的一生几乎都和亡灵天灾作纠缠,她在童年时期遭遇了亡灵的袭击,家人因此丧生,为此她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成长的时光则全部奉献给了向天灾公然宣战的血色十字军,她就像一株藤蔓,枝叶深入十字军的各个支系,一边汲取它的养分一边扩张它的势力。怀特迈恩的生命也在她势力的最盛时期,于她强势的顶点被匆匆斩断。她太专注也太狂热于消灭亡灵这件事,以至于完全忽略了冰封王座上的操控者早已换人,而被遗忘者也和亡灵天灾不同的事实——或许只有死亡能让她冷静一下。

如死亡骑士萨萨里安所说,有些时候英雄和恶棍之间只有一念之差,他觉察出怀特迈恩的灵魂怀着强烈的悔恨和不甘,于是同黑锋骑士团高层商议决定给这位有着强大能力的大检察官一个机会。在血色修道院的墓地中,萨萨里安唤起了长眠于此的怀特迈恩,并向她告知了这份救赎。

怀特迈恩也不负众望地将对过去的种种悔恨都转化为了更强大的力量,比起从前的手握圣光,成为新天启四骑士一员的她如今选择化为利剑本身,将剑刃指向她真正的敌人,一切灾难背后的推手燃烧军团。

“让燃烧军团的走狗们饱尝恐惧的滋味,这是他们应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