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英雄》英雄档案:阿曼尼督军

发布日期:2017-01-05

祖尔金,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名字。他的履历自出世便刻下了坚毅与复兴的烙印,却又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光辉的过往上添下了隐忍与狡诈。部落曾以他为荣,却也以他为耻。他走上的道路或许是逆历史而动,而其所作为却即便在现在,在早已知晓了结果的人们眼中仍令人感到壮心不已。他的事迹带来的澎湃感是时间无法消磨掉的,哪怕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几乎必然地走向一个悲哀的结局。

特约作者:佛罗伦娜 、弗雷

阿曼尼帝国的兴衰

祖尔金曾是阿曼尼部族的一名领袖,他为夺回旧日的家园和恢复阿曼尼帝国奉献了自己毕生的全部。

阿曼尼帝国的称呼来自那个赞达拉巨魔们统治的祖尔帝国时代,庞大的祖尔帝国将领地分配给了三个下属帝国——古拉巴什、达卡莱和阿曼尼。

其首都祖阿曼的来历则遍布传奇 —— 古拉巴什巨魔祭祀和他的追随者来到祖阿曼帝国,唤醒了曾杀死了守护者提尔的怪物基希克斯。之后,他们在基希克斯的尸体上建立了自己的首都祖阿曼。新的圣城诞生了。

祖阿曼

然而这般宏伟的历史也未能阻挡阿曼尼帝国溃败的脚步,在这场光辉战斗之后的数千年,高等精灵远渡重洋而来,而这片土地曾经的主人——阿曼尼们,则被迫退往青翠森林的阴影中。阿曼尼帝国因此分崩离析,转成了各大氏族分据各自领地的生存方式。没有人能够统合阿曼尼巨魔的诸大部族,巨魔的生态状况急转直下,复国之路则更是遥遥无期。

直到祖尔金的出现。

“舍我其谁!”

祖尔金诞生于阿曼尼帝国的统治氏族——阿曼尼部族中。没人知道他的过往,但他出场时的名字就标明了他的来历绝非等闲之辈,”Zul”在赞达拉语中意味巫毒,而”Jin”则是领袖的意思,祖尔金的意思正是巫毒之王。他率先整合了阿曼尼巨魔,并开始着手联合曾经属于阿曼尼帝国的诸大氏族。正如之后所有人所知道的,祖尔金重振了阿曼尼,自海一端的暗松氏族直至另一端的枯木氏族,几乎整个版图的巨魔都被收入麾下。在祖尔金的带领下,他们向着共同的未来行进——光复祖国,完成千年来阿曼尼诸族那遥不可及却又在现在近在咫尺的宏愿。

阿曼尼部族

在阿曼尼重新集结之际,祖尔金多次带领族人袭击奎尔萨拉斯,其战功赫赫让高等精灵对他憎恨,同时也都惧怕无比。他曾独自一人发动了(一说独自领导了)对守卫最为完备的精灵村落的一次袭击。在与巨魔交手的前线,祖尔金的残忍无情与狡诈同他的名字一样令人恼火而胆颤。

“亚基虫人曾经试图驱逐我们的祖先;暗夜精灵曾经试图驱逐我们。然后你们也做过同样的尝试,但……我们就像噩梦,永不消散。”——祖尔金

奎尔萨拉斯

哪怕是如今的银月城摄政王洛瑟玛·塞隆、血骑士团团长女伯爵莉亚德琳,都在祖尔金手下当过俘虏,遭受过来自这位巨魔的折磨。而他们也都被祖尔金的巫毒魔法影响,直至久远的未来。他的名号不仅仅是在阿曼尼诸族之中,哪怕是其他的巨魔同胞也深知其智勇,祖尔金的名号都能激起他们的欢呼,如同旧日那些将基希克斯斩杀的阿曼尼英雄一般。

但这还远远不够,只靠游击战术是无法胜利的,祖尔金本人也明白这一点,他缺乏足够的力量,一股能够在正面对垒中战胜奎尔萨拉斯的精灵和他们在洛丹伦大陆上的人类盟友的力量。祖尔金等待着,那股可以让自己奉献鲜血与荣耀的歃血同盟之力。如若命运之神真的存在,那它必定用令人玩味的笑容回应了祖尔金的等待。不久之后,在南方的大陆上,一座宏伟的传送门打开,喷涌而出的兽人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征服和战争之路。

兽人从黑暗之门来到了这个世界

盟约

祖尔金观察了这些和人类展开激烈战争的“部落”,而部落也多次表露出结盟的意愿——对抗一整个世界实在是太不智了,部落需要更多的加盟者来帮助建立遵从他们的秩序的世界。为了对这两个善战种族的首次会面表达足够的诚意,黑手大酋长甚至派遣了他最信赖的副手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去接触这位巨魔领袖。

黑手

而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祖尔金对部落递出的橄榄枝保留了他的态度。几个月后,暴风城沦陷,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在生死斗中杀死了黑手,继任大酋长。成为了大酋长的奥格瑞姆再次遣人接触祖尔金,而这一次,见识到部落力量和行事风格的祖尔金终于答应了加入部落。在整个艾泽拉斯的中可以任意预选战利品的他只提出了一个条件——部落需帮助阿曼尼巨魔击败高等精灵和他的盟友,光复阿曼尼帝国,奥格瑞姆欣然答应。

祖尔金的森林巨魔们随同部落的部分部队在第二次战争中牵制了新组建的洛丹伦联盟的主力,并且依靠游击战术从辛特兰一路攻入永歌森林,兽人的龙骑士们燃起了遮天的烈焰,高等精灵则被迫退往太阳井能量保护下的符文石后。尽管兽人术士们找到方法破除了奎尔萨拉斯的符文石,但阿曼尼巨魔和兽人们始终无法踏入精灵王都银月城那靠太阳井能量布置的魔法结界,最终在对结界无解的无奈中被追击而至的联盟部队击败。剩余的兽人兵力向西撤离,而阿曼尼巨魔军被兽人降下的龙火分割无处可去——这里是他们的家园,再撤退又能往哪儿去呢?

阿纳斯塔里安·逐日者乘势派遣大军攻向了巨魔的残余兵力,而这大军其中有一支远行者小队俘虏了祖尔金。如今我们查阅史料会发现当年的小队长便是现任银月城的游侠将军 - 哈杜伦·明翼。

“ 哈杜伦和他的游侠们击溃了祖尔金的追随者们并将他们逼入了一处早已废弃的受诅咒的巨魔遗迹。祖尔金如同一头狂怒的野兽一般疯狂作战,他的斧头杀戮了无数上前的精灵,然而精灵们仍旧成功地将他缴械,轮番上阵消耗他的体力,并最终将他制服,绑在了一根石柱上。然而,就好像祖尔金同阿玛尼大部队隔绝了一样,斥候没能在大火中找到任何通道。游侠们不得不耐心等候。断绝了后路且筋疲力竭的哈杜伦最终还是将祖尔金的命运握在了手上。”

因为祖尔金的勇猛而损失惨重的游侠们暴怒无比,他们用剑划瞎了祖尔金的右眼,在这场折磨仍要继续下去的时候,为了拯救领袖的小撮巨魔部队不惜用肉体穿越龙火,带着烧伤向精灵部队发起了自杀式的进攻,精灵们不得不集中精力对付这些数量比他们少的巨魔们,当这场毫不对等的屠杀结束之后,精灵们回身,看到了让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粗绳在扬尘中无力地垂着,仍旧同石柱缠绕在一起,本该捆绑着祖尔金上臂的绳索被扔在地上,仍旧绑着一段被切开的手臂。现场只留下一大片可怖的血迹。”

祖尔金砍掉了自己的手臂

他们这才明白,祖尔金早已趁乱自断一臂逃跑了。但而让那些做足了反攻准备的精灵们意外的是,未来的十数年间,这位巨魔历史上几乎是最伟大的英雄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销声匿迹到了人们怀疑他是否还活着的地步,但与之相对的,祖尔金的事迹让巨魔全族为其振奋,在此后的数年中,巨魔们,尤其是阿曼尼巨魔,都用起了同样的一句战吼,而那句战吼可以让哪怕濒死的战士也站起身咆哮着冲向敌人——“为祖尔金而战!”

噩梦缠身

躲藏在销声匿迹中逐渐老去的祖尔金并没有同人们想象的那般放弃他的事业,被精灵捉住断手独眼的经历使他变得更加谨慎,他躲在不为人知的地方静养,等待着更加合适的时机到来。

在天灾军团攻破奎尔萨拉斯之时,这位巨魔几乎第一时间获知消息,迅速调派了一支庞大的舰队,攻向奎尔丹纳斯岛。他知道只要拥有太阳之井,森林巨魔就能一转颓势,掌握整场战争的主动权。但情报没有告诉巨魔军的是,太阳井的井水已经被克尔苏加德污染,精灵的军队也因此来到奎尔丹纳斯并炸毁了太阳之井。祖尔金的梦想再次破碎。

奎尔丹纳斯岛

经历了命运的捉弄,祖尔金垂垂老矣,他所率领的巨魔势力也日益衰退。像他的青壮年代一样,曾经无可比拟的凝聚力也随着时间一同流逝而去,他再也无法将巨魔的各个氏族集结起来。火树和燃棘氏族追随黑暗部落而去,传给邪枝、枯木氏族的话则石沉无尽之海再无回应,暗松氏族被伊利丹·怒风无缘无故地屠杀殆尽,而曾经的盟友部落在数年之后重新组建成为新部落,让阿曼尼们感到难以忍受的背叛的是,这个新部落甚至接纳了血精灵成为他们的一员。

祖尔金从只有一支部族听他号令,走到了带领巨魔走向复国的黄金时期的顶点,又在这里滑回了原处,这个原点甚至在见过那样光辉的年代后让人倍感凄凉——他只剩下一支从最初到最后始终追随未曾离去的部族,阿曼尼部族。

他还想战斗,他还在战斗。

几乎被逼到穷途末路的祖尔金召唤了四位荒野诸神,请求他们为阿曼尼而战,同时他再一次地对血精灵的部落和高等精灵的联盟宣战,哪怕他曾经填满了战略和狡诈的脑袋没可能不会想到这一切只会是飞蛾扑火。若不能辉煌重生,那便光荣战死吧。如果必须是这样的结局,那么哪怕是悲剧收尾,那也不枉此生吧。在这样的悲壮时刻雪上加霜的是,臭名昭著的财宝猎人巴德和他的雇佣兵们袭击了圣城祖阿曼,在这阿曼尼巨魔光耀地浴血奋战,击败那些黑暗邪神的地方,祖尔金战死,祖阿曼的荣光同祖尔金的头颅一起落地蒙尘,属于阿曼尼的财宝也被尽数掠夺。

最大的侮辱莫过于毁灭一个高贵之人的价值。祖尔金的肉体就此在历史上谢幕,之后巴德莫名而疯,人们猜测他遭受了诅咒,但这毫无根据。只是他疯得像一个老顽固,疯成了一个为了唯一目的永远不肯退场的可恨又可敬的人,他越疯,大家越觉得他像祖尔金。

 “我们就像噩梦,永不消散。”